彩票526

      <meter id="vdpnx"><thead id="vdpnx"><cite id="vdpnx"></cite></thead></meter>

      <listing id="vdpnx"><meter id="vdpnx"><mark id="vdpnx"></mark></meter></listing>

      <thead id="vdpnx"></thead>

          <meter id="vdpnx"></meter>

          文苑擷英

          張長錄 散文——《故鄉的池塘》

          作者: 張長錄     時間: 2020-07-23     點擊: 查詢中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  故鄉的池塘


          澇池,用韓城土話講是“澇水”,說得更通俗易懂點就是池塘。在鄉下每個村莊基本上都有,一般都建在村子里的低洼地帶。在那些年干旱少雨的年代,澇池在農家人日常生活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,在雨澇之時對于村莊可以起到排洪泄澇的功能,在天旱時可以存蓄水源,確保全村牲畜飲用。

          我的故里在香山紅葉勝地,古老的小山村澇池伴隨著我的童年。由于澇池地理位置特殊又常年蓄水,所以澇池周圍的土壤都很肥沃。每到夏季,扎根澇池的老柳樹枝繁葉茂,肥嘟嘟的柳條蕩漾在澇池的上空。那棵已經被歲月掏空心臟的老皂莢樹頑強地生長在澇池的邊緣,是澇池的堅強后盾,裸露的根系一直伸向了澇池深處,努力吮吸著澇池深處的營養,僅僅依靠那單薄瘦弱的樹殼向上輸送著水分,雖然已經日暮殘年,但是碩大的樹冠仍然掌控著澇池上方的天空。一場陣雨過后,澇池池水蕩漾,敏捷的飛燕緊貼水面箭一般地掠過,留在水面的是一圈圈的微波紋,舒雅別致。每年夏季,大人們經常在這里洗衣服,水、人、樹的倒影相互融合,夾雜著扯開嗓門歌唱的蟬鳴,形成了一幅人與自然優美和諧的風景畫。

          在那個以煤油燈為主要照明工具的年代,故鄉經濟貧窮落后,澇池便是我們童年時代唯一的樂園,時至今日,在我的腦海里關于澇池的記憶還是那樣的清新。特別是在熱浪滾滾的盛夏時節,我們一群孩子個個光著膀子穿個大褲衩悄悄地溜出家門,不約而同地聚集在澇池邊的老皂莢樹下,隨便撿起一根棍棒就是一把武器,一場笑傲江湖、俠肝義膽的大戰便拉開了序幕。你追我趕、患難相救、舍生取義的豪情壯志扮演得淋漓盡致。走投無路的兄弟來不及脫掉短褲,敏捷地飛躍入澇池,緊接著又是一場澇池里的鏖戰,不深的澇池被攪得天昏地暗。小伙伴們一個個就猶如在開水里翻滾著的水餃一樣上下沉浮,歡笑聲、吶喊聲飄蕩在澇池的上空。盡情之后一個個落湯雞似的坐在皂莢樹裸露的樹根之上,天南海北的又是一陣神侃。此時被樹木籠罩的澇池上空萬蟬齊鳴,它們扯開了嗓子在大自然的舞臺上,盡情展示著自己嘹亮的歌喉。那聲音抑揚頓挫、此起彼伏,猶如一首交響樂瞬間覆蓋了整個村莊,時高時低、時緊時慢,現在回想起來是那樣的悠揚悅耳。那時候大家爬樹捉蟬可謂技藝超群,十幾米高的大樹嗖嗖地一縮一伸三下五除二就可以爬到樹頂。先依據蟬鳴判斷蟬的具體位置,大家都屏住呼吸敏捷地爬到樹上,一步步靠近蟬的位置,蟬兒似乎感受到了危機感,便停止了鳴叫,這時候大家都繃緊了心弦,待蟬兒再次鳴叫的時候說明它已經解除了警惕,一個漂亮的扣球動作,蟬兒在一聲聲哀鳴中被活捉,留在澇池邊上的又是一串串爽朗的嘻笑聲。

          夏日的夜幕終于在繁忙中垂落,飽餐后的牛羊都自覺地到澇池里進行一場暢飲,便各回各家。晚飯過后的人們為了節省煤油,各自搬著小板凳坐在自家的門口,隔著高高的鹼畔說不完的情長理短,道不完的風花雪月。一輪皎潔的月光照在村巷里坑坑凹凹的路面,灑在澇池邊的樹梢上。每當這個時候澇池里的青蛙便開始了日復一日的歌唱,在朗月下“呱呱呱……”有節奏地一浪高過一浪,時而如排山倒海、洶涌澎湃;時而如優美的田園交響樂此起彼伏,整個小小的村莊籠罩在一片蛙鳴之中。我們一陣又一陣在村巷里瘋跑,時不時地向澇池里投上一塊石子,瞬間萬蛙齊鳴戛然而止,不一會兒斷斷續續“呱呱呱……”再次響起,好像在這支超級樂隊中有一位卓越的指揮家,在揮舞著指揮棒似的。玩累了,夜也深了,氣勢磅礴的蛙聲仍在繼續,我躺在爺爺的涼席子上,聆聽著“呱呱呱……”聲,朗誦著“稻花香里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”的詩句漸漸地進入了夢鄉。

          慢慢地,我們都長大了,曾經的澇池已失去了它往日的精彩,但每當回家經過澇池都會勾起我美好的回憶,似乎還能聽到澇池邊上的歡聲笑語,那童年的蟬鳴,還有那枕著蛙聲入眠的場景,這里的一切將在我的腦海里,永遠珍藏。

          (陜鋼集團  張長錄)

          上一篇:李茜羽 散文——《那座記憶中的小城》 下一篇:鄭紅、王曉利 繪畫——《青山綠水》
          彩票526